风云渡

难得轻浮 且去潇洒
/
世间情爱千千万 我为何要赞颂贪婪
/
墙头太多遍地走
ALL FAKE

扔几个段子

想看他们玩CSOL2的躲猫猫。

“啊大家好我是一山又比一山高哈,今天我们找了几位游戏区的up一起来玩这个cs的躲猫猫模式……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,不过你们应该也都挺熟的?这个……我们的解谜游戏up主,工藤新白和魏什么,还有这个策略类的up,Turbo,还有他的好基友,玩cs的Leo……还有一位知名秀恩爱up主,咚东咚,好我们现在都顺利进图了……”

Leo猫在水井边儿上,挂着语音得瑟。

“神奇一瞎。”

“神奇二瞎。”

“神奇……诶卧槽?!”

“噫?我打中你了?你是啥?”

“Turbo你个杀鸡狂魔!!!”

“那只能怪你扑棱翅膀的声音太大了。”

“屁!!!我是鸡后面那个...

敲里马 我搞的都是真的

敲里马

岩罗是真的 娄钱也是真的

我大半夜嗑到上不来气

热风-11

-

快写完了 欢天喜地 

1   2   3    4    5    6    7    8    9    10

——


    单身的人或许永远不能理解恋爱中的情侣,就像卜...

热风-10

-

随便写的 不要认真


1   2   3    4    5    6    7    8    9

——

    “卜凡凡同学,我有件事儿要跟你说。”

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!”...

热风-9

-

随便写的 不要认真

 

1   2   3    4    5    6    7    8

 

——

    岳明辉选了一家私房菜馆。

    卜凡和灵超都没来过,这馆子位置比较隐蔽,如果不是在附近长住或者有人...

热风-8

随便写的 不要认真


1   2   3    4    5    6    7


——


    “他唱歌好好听哦你不觉得吗,”娄滋博拿胳膊肘捅李英超,眼睛还看着男孩儿下台的方向。李英超也被镇住了,点头表示同意,娄滋博又激动地说:“而且,而且他超可爱啊!”...


热风-7

随心所欲的沙雕作者本人又回来了(……) 

1   2   3    4    5    6

——

    岳明辉带头买了三个冰淇淋,一人拿着一个到了搭好的展台前,在T形的正前方占据了最好的视野。俩小孩儿叽叽喳喳聊天,岳哥岳叔叫个不停,岳明辉一边打量台子一边嗯嗯啊啊,接着眼睛就往旁边店面里瞧,想看看有没有卜凡的影子。...


热风-6

不想看书,于是摸鱼

本文又名《全城热恋》

不要认真,都瞎写的

——

    岳明辉想的不错,李英超住在城中村农民自建的小楼里,没有楼间距这回事,相邻的两家人盖楼时恨不能共用一堵墙。年轻人们不断在狭窄的小巷子里进进出出,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简陋喧哗。岳明辉按照李振洋给的地址到了李英超租住的地方,是一栋漆成黄色的五层楼,看起来还不太旧。电摩停在楼下车堆里,岳明辉让男孩儿仔细把车锁好,然后带着他沿狭窄的楼梯上到四楼,往走廊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两边的屋子有不少门开着,岳明辉瞥了几眼,都是十平米左右的单间,甚至还有的是...

热风-5

随便写的 不要认真

算是过渡

支线们疯狂上线  天冷了我想吃火锅了所以把大家都烩了吧(?)

——

    岳明辉凌晨醒过来,到厕所吐了一回,回房间时候看见卜凡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长腿从扶手挂下去。他慢慢走过去,蹲下来看卜凡的脸,浓眉大眼,轮廓英武,阖着眼的时候一片安宁,没了白天那有点儿骇人的气势,还是个大男孩儿样子。

    他回屋换了睡衣,头有点疼,回到客厅翻药箱,打算吃个止疼片,还打了两个喷嚏,可能也需要点儿感冒药。正想着,卜凡声音传过来:“醒了?几点了?”...


形单影只,神清气爽。

走出人群,手上只一把钝剑。不曾饮酒,不愿杀人。满腔愁闷。

天地茫茫,坐在渡口观山水,却不知几时有晴。

唯风云作伴。

你是想成为你想成为的人,还是想成为你被希望成为的人? ​​​

卜岳-热风-4

放飞自我,不要认真。

——


    天气一直在变热。

    卜凡穿着背心裤衩,叼着根冰棍,蹲在不大不小的风扇前,想着他和董岩磊什么时候能攒够买空调的钱。原本按计划一个月前就该买了,但董岩磊最近有些情况,开支明显增多,他也有些情况——虽然不是那种情况吧,总之他的开支也变多了些,于是他俩估计要到下个月才能凑出空调来。

    正想着,董岩磊歪歪斜斜推门进来,身上大包小包挂了一堆食材,看都没看他一眼,直接往厨房里去。卜凡嘿了一声,走过去关上了门,然后嗦着冰棍走到厨房门...

哭的头疼。
武侠是我从小至今珍藏在心中的无瑕梦,即便这些年过去,它已经成为某种被称作过去的古旧世界,但对我而言,仍是最珍重的那一个。
这梦的构筑出自两位先生之手,一位是单田芳,另一位是金庸。
即使知道他们年事已高,即使知道他们不再会有作品问世,但于我却是一份安稳,就好像我还不那么孤独,我还有机会追寻他们的脚步,我抬起头还能看见夜空中的星辰。
  
可如今不是了。
评书艺术,和武侠小说,都在逐渐衰落了。
啊,这一瞬间会想到,或许他们在还不那么糟糕的时候离开,算是件好事吗?

我不愿看见这时代结束。
哪怕做一个被遗忘的人,独自抱着一点残存守旧的记忆站在角落的阴影里。
  
我从二位先生处所得,太多太多了。
  
先生们为我打开了这扇名为江湖的门,如今他们终于在茶馆中坐够了,便转身走进那江湖里了吧?
 
——
 
而我与所有人都无法共情之处是,一切影视、音乐、演员对我来说都不是金庸,只有他的文字本身,只有我翻来覆去看过十余年的那些作品本身。我太崇敬他了,一切改编于我而言都是亵渎,在这个时代有无数人会反驳我的想法,没有人理解这样过度的认真。
 
我的童年、少年时没有热播剧和流行乐,看的是金庸全集,听的是白眉大侠。因此这时,世界上或许找不出第二人能与我感同身受。
  
这孤单让人发疯。
  
明天双眼多半要肿,但我仍旧得在红尘打滚,逃不进那方逍遥天地了。
  
——
  
先生笔下常写生死离别,该当看得淡了。
  
但先生能讲出绝情谷底十六年,能教李莫愁在火海中唱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,能写阿朱之死,能写段誉之痴。

先生是个极重情义的。生死与情义,毫无疑问总选择后者。
  
既然如此,您怎舍得走呢。 ​​
   

心态崩了崩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的

今夜诗词鉴赏: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? ​​

© 风云渡 | Powered by LOFTER